公孙丑问曰:“不见诸侯何义?” 孟子曰:“古者不为臣不见。段干木逾垣而辟之,泄柳闭门而不纳,是皆已甚;迫,斯可以见矣。阳货欲见孔子而恶无礼,大夫有赐于士,不得受于其家,则往拜其门。阳货瞰4孔子之亡也,而馈孔子蒸豚;孔子亦瞰其亡也,而往拜之。当是时,阳货先,岂得不见?曾子曰:‘胁肩谄笑,病于夏畦。’子路曰:‘未同而言,观其色赧赧然,非由之所知也。’由是观之,则君子之所养,可知已矣。”

【原文】
 
公孙丑问曰:“不见诸侯何义?”
 
孟子曰:“古者不为臣不见。段干木1逾垣而辟之,泄柳闭门而不纳,是皆已甚;迫,斯可以见矣。阳货欲见孔子2而恶无礼,大夫有赐于士3,不得受于其家,则往拜其门。阳货瞰4孔子之亡也,而馈孔子蒸豚;孔子亦瞰其亡也,而往拜之。当是时,阳货先,岂得不见?曾子曰:‘胁肩谄笑5,病于夏畦6。’子路曰:‘未同而言,观其色赧赧然7,非由之所知也。’由是观之,则君子之所养,可知已矣。”8
 
【译文】
 
公孙丑问道:“不去谒见诸侯,是什么道理?”
 
孟子说:“古代,一个人如果不是诸侯的臣属,就不去谒见。〔从前魏文侯去看段干木,〕段干木却跳过墙去躲开他,〔鲁缪公去看泄柳,〕泄柳却紧闭大门不加接纳,这些都做得太过分;迫不得已,也就可以相见了。阳货想要孔子来看望他,又不愿自己失礼,〔径自召唤,便利用了〕大夫对士有所赏赐,当时士如果不在家,不能亲自接受并拜谢,便要亲自去大夫家答谢〔这一礼节〕。阳货远远看到孔子外出的时候,给他送去一只蒸小猪;孔子也远远看到听到阳货不在家,才去答谢。在那时候,阳货若是〔不玩花样,〕先去看望孔子,孔子哪会不去看望他?曾子说:‘肩膀抬得高高,满脸谄媚地笑,比那大热天在菜地浇粪还让人吃不消。’子路说:‘分明不想和这种人谈话,却勉强应付几句,脸上又显出惭愧的表情,我可弄不懂这些。’从这一点来看,君子如何养成自己,就可以晓得了。”
 
【注释】
 
(1)段干木:姓段,名干木,魏文侯时贤者。
 
(2)阳货欲见孔子:事见《论语·阳货》;见,阳货欲令孔子来见的意思。
 
(3)大夫有赐于士:阳货为鲁正卿季氏之宰(总管),为“大夫级”;其时孔子在野,故称“士”。
 
(4)瞰:音kàn,远望。
 
(5)胁肩谄笑:胁肩,即耸体,故作恭敬之状;谄笑,献媚地笑。
 
(6)畦:音qí,灌园,浇水。
 
(7)赧赧然:因惭愧而脸红的样子;赧,音nǎn。
 
(8)非由之所知也:由,子路字仲由;这是一句表示很厌恶的婉转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