孟子谓戴不胜曰:“子欲子之王之善 与?我明告子。有楚大夫于此,欲其子之齐语也,则使齐人傅诸,使楚人傅诸?”曰:“使齐人傅之。”曰:“一齐人傅之,众楚人咻之,虽日挞而求其齐也,不可得矣;引而置之庄岳之间数年,虽日挞而求其楚,亦不可得矣。子谓薛居州,善士也,使之居于王所。在于王所者,长幼卑尊皆薛居州也,王谁与为不善?在王所者,长幼卑尊皆非薛居州也,王谁与为善?一薛居州,独如宋王何?”

【原文】
 
孟子谓戴不胜1曰:“子欲子之王之善2 与?我明告子。有楚大夫于此,欲其子之齐语也,则使齐人傅诸3,使楚人傅诸?”曰:“使齐人傅之。”曰:“一齐人傅之,众楚人咻4之,虽日挞而求其齐也,不可得矣;引而置之庄岳5之间数年,虽日挞而求其楚,亦不可得矣。子谓薛居州,善士也,使之居于王所。在于王所者,长幼卑尊皆薛居州也,王谁与为不善6?在王所者,长幼卑尊皆非薛居州也,王谁与为善?一薛居州,独7如宋王何?”
 
【译文】
 
孟子对戴不胜说:“你想你的君王学好吗?我明白告诉你。这里有位楚国的大臣,希望他儿子会说齐国话,那么,找齐国人来教呢,还是找楚国人来教?”答道:“找齐国人来教。”孟子说:“一个齐国人教他,却有许多楚国人在边上大喊大叫,就算你每天用鞭子抽他,逼他说齐国话,也做不到;但假如把他带到临淄城里的庄街、岳里住上几年,就算你每天用鞭子抽他,逼他再说楚国话,那也做不到了。你说薛居州是个好人,要他住在王宫里〔影响王,使王学好〕。假如住在王宫里的人,不论大的小的、贱的贵的,都是薛居州那样的好人,那王跟谁去干坏事呢?假如住在王宫里的人,不论大的小的、贱的贵的,都是和薛居州相反的人,那王又跟谁去干好事呢?一个薛居州,难道能把宋王怎么样吗?”
 
【注释】
 
(1)戴不胜:宋臣。
 
(2)之善:走向善道;之,走向,到……去。
 
(3)诸:“之乎”的合音。
 
(4)咻:音xiū,吼。
 
(5)庄岳:庄,街名;岳,里名。
 
(6)王谁与为不善:即“王与谁为不善”,王和谁一道干不善之事。
 
(7)独:岂,难道。